您的位置:首页 >教育 >

上好大学,普通家庭需要多努力?

上好大学,普通家庭需要多努力? 

在今年如此特殊的情况下,大部分学生都是居家上网课。然而事实上,在家学习正是拉开差距的时候。

有的学生只能跟着学校老师的进度走,另一些学生自制力强,甚至有家长安排的各类线上教学,学习效果自然不一样。

在家学习的这几个月,其实也是阶层教育差别的一个缩影。

虽然为了孩子的教育,家长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但能使多大的力还是存在差别。

普通家庭的孩子

上好大学更难

大学生越来越多了,尽管近年来大学在不断扩招,但高考作为大学入学选拔的主要途径,竞争仍然非常激烈。

高考报名人数每年都在增加,学生们想进入一所好大学,接受最好的高等教育,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

不可否认,条件好的家庭能够给子女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,让他们更稳地走过这座桥,成为社会的“精英”

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中清对中国的高考有过深入的研究,在1953年以前,中国的精英们大都出身于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更好教育的官商人家。

1953年到1993年间有超过40%的教育精英来自无产阶级,在高考恢复初期,中国高校中的农村孩子比例也并不低。

但在1994年之后,情况发生了变化,中国接受精英教育的人中超过50%来自于各地区的有产家庭以及特定的重点高中。

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,想要进入当地的重点高中已经非常难,想要考上好大学则更不容易。

随着高校层次上升,拥有更多教育资源的城市学子比例升高,普通家庭尤其是农村家庭要上好大学太难了。

中国校友会对历年高考状元的统计发现,近十年来,超过一半的高考状元来自教师、公务员等传统知识分子家庭,只有21%的高考状元来自普通工人或农民家庭。

随着竞争加剧,高考表现不仅仅取决于考生自己的努力,考生所能接触的社会资源和教育资源也会影响考生的高考成绩。

知识分子家庭学习氛围浓厚,父母学历更高,也更熟悉教育规律,在教育培养子女方面会比普通家庭父母更有优势。

而普通家庭的孩子更接近“放养”,父母为了生计忙碌,没有太多时间教育和陪伴孩子,学历上的限制也使得他们在孩子学习上能爱莫能助。

课外补习,一场烧钱大战

在高考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现在,拼的不只是学生,还有父母。就拿补课来说,要让孩子跑赢同学,各种补习自然逃不过。

别家孩子都去补课,为了自家孩子不输在起跑线,也得跟着补,各种跟风之下,花在孩子课外培训上的钱越来越多。

在大城市,这种现象更加严重,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平均校外学科补习的支出超过了一万元人民币,是非一二线城市的两倍。

补课的开销对普通家庭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,即使在比较便宜的个人开办的学科补习班,一年的花费平均也得四千多块。

高收入家庭经济实力越好,对子女教育投入越高,从校外培训的参与率就能看出来。

收入最高的5%家庭的孩子参与学科类校外培训的比例为54.3%,远远超过收入较低的家庭。

当普通家庭还在为语数外等的学科培训发愁时,高收入家庭已经把眼光放在了兴趣培训上。

在兴趣培训鄙视链顶端的,是马术、高尔夫等贵族项目,之后才是钢琴、画画等常规兴趣班。

收入水平的差距,一定意义上决定了家庭对教育投入的水平。

家里条件好,在孩子教育上也不吝啬,虽然高收入家庭在子女校外培训上花的钱更多,但这项支出并不会像普通家庭一样给家长造成很大的压力。

普通家庭虽然也尽力支持孩子的教育,但各项开支本来就不小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

尤其是收入后5%的家庭在子女校外培训的支出虽然不多,但已经占家庭总支出的近十分之一,长此以往实在吃不消。

不过,虽然普通家庭没有办法给子女提供最好的教育资源,但很多孩子还是很争气,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好大学。

不久前引起热议的“考古圈团宠”女孩钟芳蓉,父母虽然远离家乡打工,但她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大,还选择了自己热爱的考古专业。

普通家庭的子女

值得更多的关怀

家境会是局限,但绝不是终点,像钟芳蓉一样努力改变自己命运的孩子还有很多。

他们懂事,有清晰的目标并为之奋斗,也能体谅父母养家的不易。

虽然家里的条件比不得高收入的家庭能提供的支持,但他们不抱怨,而是用行动去补平差距。

家长是欣慰的,虽然在物质上给不了子女最好的,但谁说他们就没有极尽所能地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呢?

普通的家庭,伟大的父母。他们拼命工作,就是为了给子女提供更好的条件,接受更好的教育,考上好的大学。

46岁的滴滴司机汪平是普通的父母中的普通一员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自己的五个孩子都送进大学。

早在19岁时远赴云南昆明谋生,只有初中文凭的汪平在求职过程中处处碰壁,对没有学历的艰难深有体会。

为了把自己的五个孩子都送进大学,再苦再难他也没有放弃。

为了多攒一些钱,汪平长期驻扎在云南打拼,虽然和身在贵州老家的五个孩子分隔两地,但汪平仍然记得自己做父亲的责任。

他每周都要和全家人开一次家庭电话会议,关心每个孩子的生活、学习。他总对孩子们说,“去吧,去做你们想做的事情吧,老爸一直都会在。”

如今家里的五个孩子中,已经有三个考上了大学,今年高考的老四超常发挥考取了心仪的本科院校,还拿到了“滴滴橙果奖学金”。

像汪平一样的滴滴司机家庭太多了。

滴滴平台数据显示,目前一半以上的滴滴司机师傅年龄大于35岁,人到中年,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,其中51%的滴滴司机家庭有两个或更多孩子。

54%的司机子女是6-17岁的年纪,正是上学的年龄,在未来几年,年纪较大的孩子很快就要经历高考的考验。

滴滴平台数据显示,滴滴司机中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只有7%左右,面对孩子高考时,不少父母不可避免地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。

滴滴“橙果计划”正是针对参加高考的司机家庭的关怀计划。

发放高考加油包、发起“为高考打气”的活动、提供高考志愿辅导免费名师课程......

滴滴多维度支持司机子女教育发展,陪伴他们度过子女高考的关键一年。

除此之外,参与关怀计划的滴滴司机子女高考后,滴滴还会通过颁发奖学金、开展夏令营、提供实习绿色通道等各种方式关怀司机子女的未来发展。

今年是滴滴“橙果计划”举办的第三年,三年来,参与“橙果计划”的司机家庭共计三万多个,有上百位司机师傅的子女获得了滴滴“橙果奖学金”。

2020年参加滴滴”橙果计划“的司机高考家庭中:考取北京大学3人,清华大学3人,浙江大学4人,复旦大学4人,上海交通大学3人……

此外,共计240余位“橙果”家庭考生被985高校录取,370余位被211高校录取,共有2007名司机子女考上大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