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财经 >

美国保健品公司“坑”了东北药企

美国保健品公司“坑”了东北药企


东北药企的20亿元投资可能要打水漂了。

10月16日晚, 哈药股份公告称,“公司作GNC(美国保健品公司健安喜)优先股股东在分配判决中未获得清偿,GNC可转换优先股2.18亿元人民币的余额将冲减公司净资产。”

此前,哈药股份在半年报中披露称,GNC已处于破产重组状态。同时,在6月下旬公告中,该公司表示,若GNC可转换优先股总计20.49亿元的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,将冲减留存收益;若累计1.7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,将计入当期损益。

从入股至今,仅短短三年时间,哈药股份这笔海外投资“踩雷”。实际上,早有数据显示,GNC在2016年和2017年就出现了业绩亏损现象,也间接折射出国内企业在风险管控方面存在不足。

除了投资失利外,哈药股份近年业绩表现低迷,归属净利润连续三年出现下降。二季度,哈药股份归属净利润亏损。反映到股价上,年内,哈药股份相比高点跌超46%。

投资失利

2018年,在中信资本撮合下,哈药集团(哈药股份控股股东)前后三次累计耗资近3亿美元,溢价认购了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。转股完成后,哈药股份持有健安喜40.1%的股权,成为单一最大股东。

哈药集团为啥要“联姻”GNC呢?或许是看重其在保健品行业的价值。

公开资料显示,GNC是一家成立于1935年的美国老牌保健食品公司,在全球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00余家零售门店,提供1500余种健康类产品。

之后,双方继续开展合作,分别在上海及香港成立合资公司。

初衷是期望借此快速成为中国膳食补充剂及保健品行业领军企业。然而,仅仅过了三年时间,GNC“爆雷”了。

今年6月份,GNC申请破产保护,称计划关闭近四分之一的门店。事件发酵后,GNC美股股价暴跌,哈药股份也随即发布公告,对应计提损失。

事实上,哈药股份的本次投资并不成功,该公司旗下保健品业务对公司业绩影响很小。

2019年,保健品业务贡献了1.62亿元营收,占总收入比例仅为1.37%。今年二季度,保健品业务贡献了15121.01万元,占总收入比例仅为1%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在入股GNC前,早有迹象显示存在潜在风险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6至2017年,GNC分别亏损2.86亿美元和1.49亿美元。如今,GNC的经营状况进一步在恶化,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6.3%,毛利润同比下降32.7%。

哈药股份投资失利背后,间接反映出企业在风险管控方面存在不足。

我们也关注到,哈药股份并非唯一一家踩雷的企业,创业板昔日明星股暴风科技,于2016年与光大证券牵头的财团以52亿元巨资收购了欧洲公司MPS 65%股权。尴尬的是,收购完成两年半之后,MPS破产了。

年内股价跌超46%

哈药股份近年处于流年不利状态:除了投资失利外,业绩表现不佳,人事变动频繁。

2017年至2019年,哈药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20.18亿元、108.14亿元、118.2亿元,同比变动-14.93%、-10.02%和9.35%;分别实现归属净利润4.07亿元、3.461亿、5581万,同比下降48.36%、14.95%和83.88%。

造成业绩下滑的原因与市场竞争激烈、医药行业政策调整、主要产品的营收下降等因素有关。

今年上半年,哈药股份实现营业48.09 亿元,同比下降 12.81%,归属净利润亏损3.333亿元,同比下降687.07%。若下半年不能扭亏,哈药股份将会创下近10年归属净利润首次亏损记录。

哈药股份在半年报披露称,“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受疫情影响, 各类终端门店营业时间减少,部分治疗领域药品限售或禁售,医疗终端出现部分停诊、限诊,公司 OTC、处方药等业务的营业收入受到影响。”

业绩低迷之际,哈药股份的高管离职人数增加。

今年9月21日,公司副总经理盘虹因个人原因辞职。今年6月份,公司副总经理高磊因个人原因辞职。此前,刘帮民、吴志军、周行、魏双莹4位副总经理离任。其中,刘帮民在职仅19天。

在多个利空因素冲击下,哈药股份股价表现低迷。截至10月16日收盘,该公司股价收报3.48元,相比2月份高点6.53元跌幅高达46.7%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